滾動新聞:
-華商施華隆殺案槍手被判終身監禁(2019-11-21 05:21:18)-世界中文報業協會第五十二屆年會在菲召開(2019-11-21 05:21:14)-移民局將遣返2名中國經濟犯(2019-11-21 05:21:07)-彭敏直:菲可同時成為中美朋友(2019-11-21 05:21:06)-副總統讓總統直言讓其離開掃毒運動(2019-11-21 05:20:58)-總統令逮捕違反電子煙禁令者(2019-11-21 05:20:55)-總統要求媒體真實和公平報導(2019-11-21 05:20:43)-民調:中國仍是菲人最不信任國家(2019-11-21 05:20:28)-大岷地鐵下月將動工(2019-11-21 05:20:14)- 吳頓讚于長城于長庚兄弟為新聞自由奮鬥(2019-11-21 05:20:01)-因擔憂經濟衰退擔拖累美元 披索小幅反彈(2019-11-21 00:16:52)-海外拋售拖累菲股下跌0.18%(2019-11-21 00:16:16)-迪奧克諾:暫停進口大米不會影響通貨膨脹(2019-11-21 00:16:02)-央行:到2020年數字交易目標提高到30%(2019-11-21 00:15:26)-勞工部和央行支持以電子方式支付工資以實現金融普惠(2019-11-21 00:14:52)- 亞行:菲律賓本幣債券市場在第三季度出現小幅下跌(2019-11-21 00:14:41)-弄潮兒:恭賀《商報》創刊一百週年(2019-11-21 00:11:26)- 雨柔:一箋素語,落筆流年(2019-11-21 00:11:07)-謝如意:歡慶創刊一百年的馬後炮(2019-11-21 00:10:52)- 老油條:麻木不仁的香港政府(2019-11-21 00:10:34)-黃種酷:年年芳信負紅梅(2019-11-21 00:10:18)-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就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發表聲明(2019-11-20 14:00:22)-全國人大外事委就美國會參議院通過“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發表聲明(2019-11-20 14:00:00)-外交部就美國會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發表談話(2019-11-20 13:59:31)-國務院港澳辦強烈抗議和譴責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2019-11-20 13:59:06)-駐港公署強烈譴責美通過涉港議案:敦促美方懸崖勒馬(2019-11-20 13:58:50)-檀勍生讚揚百年《商報》正義敢言 歷久彌堅(2019-11-20 04:53:53)-總統府:菲網上賭場應納稅(2019-11-20 04:52:59)-3中國人綁架同胞被捕(2019-11-20 04:52:39)-機場移民局人員拘捕 涉電信詐騙中國逃犯(2019-11-20 04:52:24)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時事評論

楊子怡:退也是一種智慧

2019年08月09日 01:07 稿件來源:菲律賓商報   【字體:↑大 ↓小

  相傳唐代布袋和尚寫過一首描寫插秧的詩偈:“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六根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偈借插秧寫出了中國文化“以退為進”的智慧,充滿了辯證法。唐代大文學家韓昌黎先生一生深悟此法。他連自己的名字也寄寓了以退為進之道。他名“愈”,愈者進也,欲進之必先退之,故取字為“退之”。他在《答侯繼書》中對自己的名字進行了解釋:“冀足下知我之退,未始不為進;而眾人之進,未始不為退也。”懂得退的人總能達到進,一味求進者只能處在退的境地。看來,退也是一種立身處世的智慧。韓愈一生以退為愈。他臨虎穴而不畏斧鉞,斥佛骨而捋龍鬚,勇冠三軍,忠犯人主,大是大非上愈之進之,何嘗退之。潮州之貶,卻一反早先“不避誅死”之態,上疏反覆陳詞,示哀罪己,“慼慼怨嗟”、“憂惶慚悸”,表現出一幅“庸人”之狀,以致導致後人對他的“畏死”之饑。其實這正是韓愈的“退之”策略,他對貶佛這大事上並不後悔,只是對上疏時言辭過激,對皇上“不敬”從“不識禮度”上有所反省。後人的“畏死”之說未免厚誣了他。韓愈的“退之”策略終於起了作用,據《新唐書·本傳》載,皇帝讀了其表,頗“感悔,欲復用之,持示宰相曰:‘愈前所論,是大愛朕。’”韓愈終於憑著退的策略,保全了自己,使自己又有了重回朝廷為民請命的機會,退之終於愈之。

  韓愈的經驗告訴我們,退是一種不失原則的暫時妥協,是為自己積蓄能量,尋找機會。人們在現實生活中必須學會妥協,政治人物尤其如此。大是大非問題上堅持底線,在枝節或技術上做一些適當的妥協和調整是必要的。同事之間,上下級之間,鄰里之間,部門之間,甚至國與國之間,當矛盾不可調和時,先放一放,先退一步,在堅持自己的底線下,彼此照顧各自的核心利益,給別人留下臺階和面子,也就為自己創造了機會,矛盾或可化解於無形中,即使不可化解,也不至於激化。看來,妥協、退讓也是一門藝術。壓抑自己,收斂自己,有時看起來是一種愚,其實是一種大智,即人們常說的大智若愚。春秋時衛國大夫寧武子裝愚守拙,孔子給了他很高的評價,說“寧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意思是說寧武子在政治清明的衛文公時期直言敢諫,很有作為,表現出大智慧;而在政治黑暗混亂的衛成公時期為保全自己而裝愚守拙。寧武子在太平時代的智人們能容易做到,但在混濁之世他的裝傻,其境界別人是無法趕上的。孔子的“愚不可及”是一種褒語,與現在的貶義不同,因為在孔子看來,裝愚是一種很高的常人難以企及的境界和修養。其實,裝愚也是一種退的策略。處處鋒芒畢露,必折無疑。在特殊情況下,暫時把鋒芒收斂,把聰明掩蓋起來,表面上糊里糊塗、碌碌無為,其實心明如鏡,這不是向環境屈服,是保護自己從而減少阻力的暫時妥協,使得自己有機會默默無聞地為社會做一些實實在在的事,這既是一種大智慧,也是一種大修養。

  在今天的現實社會裡,韓愈的智慧和寧武子的修養一點也不過時。自己退一步,為別人留一步,也為自己留下一片“水中天”,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甚有哲理。一味求進,誓必擠壓別人空間,最終的結果是自己也無空間。韓愈當年示哀自罪給足了憲宗皇帝的面子,也就給自己留足了晚達的空間;同樣,寧武子的以愚示退也為自己贏得了空間。古人常言:“人求言實,火求心虛。欲成大器,必先退之。”諸君謹記之。

要聞回顧
    友情鏈接
5分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