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習近平抵達巴西利亞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一次會晤(2019-11-13 13:42:41)-兩大文明深度對話 習近平訪希推動兩國照鑒未來(2019-11-13 13:41:40)-習近平和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共同參觀雅典衛城博物館(2019-11-13 13:41:00)-厘務局:60家菲離岸博彩公司僅10家納稅(2019-11-13 04:06:43)-6中國男子被指強姦5女同胞(2019-11-13 04:06:30)-總統弔唁吳奕輝陳俊望(2019-11-13 04:06:16)-國安顧問反對延長棉蘭佬軍管(2019-11-13 04:06:04)- 副總統將請求美國幫助緝捕大毒梟(2019-11-13 04:05:49)-總統不干預眾議長任期共享安排(2019-11-13 04:05:34)-總統籲巴喬慎重考慮競選總統計劃(2019-11-13 04:05:20)- 第二屆進博會菲企業訂單額翻番(2019-11-13 04:05:05)-中醫藥傳統功法巡演菲受歡迎(2019-11-13 04:04:51)-總統府支持外長拒絕讓人權鼓吹者入境(2019-11-13 04:04:06)- 軍方與新民軍衝突6士兵殉職(2019-11-13 04:03:51)-廉庭批準政府對老馬1020億元沒收案提上訴(2019-11-13 04:03:34)- 寄望中美談判進展 披索反彈13分(2019-11-13 02:10:40)-因逢低吸納 菲股收盤基本持平(2019-11-13 02:10:28)-亞耶拉地產將在丹轆投資180億元開發新項目(2019-11-13 02:10:15)-第三季度亞耶拉公司淨收入增長了7%(2019-11-13 02:09:55)-第三季度宿務太平洋航空??運營商虧損收窄(2019-11-13 02:09:37)-FWD人壽推出在線保險商店(2019-11-13 02:09:22)-劍客:滴滴來菲會否水土不服?(2019-11-13 02:08:33)- 黃種酷:家與家之間在十公里之外(2019-11-13 02:08:22)- 老油條:我與《菲律濱商報》的後半生(2019-11-13 02:07:44)- 謝如意:圓情復一 成化通三(2019-11-13 02:07:32)-菲華聯誼會中呂宋分會就職圓滿成功 王榮躍願團結進取凝心聚力再鑄輝煌(2019-11-13 01:59:53)-張顏同宗總會怡朗分會定期就職 張禮濤宗長榮膺理事長(2019-11-13 01:59:24)-讓德吳氏總會獻捐災金 賑濟棉蘭佬大地震災民(2019-11-13 01:59:08)-張吳月華女士令孫女張堯煒鄭珍瑤令長媛賢慧小姐參加菲政府醫科會考金榜題名(2019-11-13 01:58:14)-家庭行為準則:缺失的一環(2019-11-13 01:49:20)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時事評論

雁默:臺灣人給香港人的一封信

2019年08月08日 00:47 稿件來源:菲律賓商報   【字體:↑大 ↓小

  這封信,我想把話說得直白點 —— 1. 你們在作死。2. 臺灣人根本就不關心香港人。

  兩年前,港獨搞反對運動,到臺灣來與太陽花運動者串連,在臺北街頭舉起“今日香港,明日臺灣”的標語時,我曾撰文批評,講反了,香港人應該注意的是“今日臺灣,明日香港”。

  “今日臺灣”的意思是,臺灣二十多年來淪為意識形態戰場,社會撕裂,空轉。這話到了今天,倒是為蔡英文選舉套利所用,以支持港人“反中”的角度,將“今日臺灣”詮釋成自由民主的美麗境界,喊起了“冀今日臺灣,成明日香港”。

  香港人,蔡英文這話若你信,你就是在作死香港。真相是,你們愈亂,蔡就愈爽。

  香港目前的亂局,歷經兩蔣時代與民主轉型的臺灣人太熟悉了,那就是一個自困的開始。西方國家丟到臺灣的“贗品”有兩種,一是自由,一是民主。自由主義的流弊是個人主義的無限上綱,民主制度的流弊是民粹主義的理盲短視。錯不在自由民主的概念,而在於濫用概念的人。

  理論就不深談了,分享點客觀現象吧。

  反政府運動在臺灣,是利用人類最原始的排外心態做為起點,二十多年前,第一批犧牲者是所謂“外省人”。這與目前特朗普掀起的白人種族主義內戰是一樣的,就是為了最大化自己的選票,切分選民的選舉策略。

  因為本省人佔大多數,是反政府(國民黨)運動理所當然的收編族群,而煽動排外情緒極為簡單,本土意識形態只要以“母語”作為滋生土壤,即可粗野生長。於是,原來純樸好客的本省人被煽動了,新仇舊恨一起清算,外省人,即便是本土出生的第二代,甚至同時有本省與外省父母者,都被視為佔便宜的外來者,從此外省籍庶民就與國民黨一起帶著原罪。

  最容易使用的排外歧視工具就是母語,它被簡約為“臺灣人就該講臺灣話”,這麼一來,就算是從小接受“國語”教育的本省人,也被社會氛圍逼迫,不講“臺灣話”就是“外省仔”。可鄙的是,所謂“臺灣話”僅指閩南語,原住民語和早屬本省的客家語還不算在內。

  這還沒完,閩是中國福建,說閩南語也是中國語,不如稱為“福佬語”,再將香腸切小一點以“脫中”。雖然,“福佬”也是中國概念。說到底,除了原住民語之外,臺灣所謂母語,就是中國方言。“方”是邊緣,“母”是核心,強調母語,就是“臺灣主體”的概念。

  這種爭執與族群重新定義很無聊是吧?但臺灣硬是在這類問題上空轉了近十年,搞到風聲鶴唳,也干擾了民眾之間的交流,到底該選擇什麼語言說話呢?於是很快地產生了第二個犧牲者 —— 友情社交。

  在本土民粹政治下,興起了各種壁壘分明的意識形態,人與人之間時常為了與自己生活無關的政治話題衝突起來,小則口角,大則互毆,在扁朝前後衝突最激烈的時候,許多有賣酒的餐廳都張貼告示“請不要談政治”。因為酒後互毆事件頻傳,業者不堪其擾。

  很快地,“親情生活”成為了第三個犧牲者,朋友間的激情社交蔓延到家族聚餐,連親人都能搞到勢不兩立,斷絕往來,還有夫妻為此離婚的,為了什麼呢?不過是彼此支持對像不同而已。而最大受益者,總是以挑撥離間手段狂賺選票的政客。

  連家人都能為政治立場反目,也就產生了第四個犧牲者 —— 父母。政治意識形態在通試教材埋地雷,貌似中立的各種極端偏見就滲入了教育現場,並侵入家庭,造成父母對子女的教養障礙。因為父母接受的教育與孩子差異頗大,認知兩異,毫無必要的兩代鴻溝就這麼劃開了親子裂痕。

  於是,臺灣社會陷入混亂與撕裂,人民相互對立,直到本土政權出現空前貪腐的現象,氣氛才稍有緩和。對,請你注意這個詞“稍有”。因為日後還要選舉,今天的挫敗者,明天會想出撕裂新招以求勝選。

  在社會撕裂的過程中,推波助瀾的前鋒就是商業媒體。

  以市場機制運作的媒體,其商業利益是與政客利益一致的,媒體精神在自由主義詮釋下,是應該代表人民監督政府的第四權。這概念原則沒有錯,但如上述,錯的永遠是濫用者,倒霉的也永遠是委託監督的人民。

  民眾對新聞的喜好,基於人性就是偏向惡趣味,隱私,醜聞,弊案,暴力,情色這些狗屁倒灶的鹹濕材料。而要論臺灣媒體的向下沉淪,香港人,就是你們的八卦媒體侵入所致。在自由主義的掩護下,“人民有知的權利”被無限上綱,基本道德尺度遭到挑戰,而其結果卻是商業盈利的成功。於是乎,本土媒體一一淪陷,偏見,誇大,造謠,什麼都來,內容賣得出去才是王道。

  在選舉制度下,政治與媒體沆瀣一氣,操縱輿論套利,到現在還是臺灣社會無法根絕的病灶。這是一個長達近30年的民主迷航,而只要觀察柯文哲現象,即知臺灣政媒環境的扭曲與低劣品質。

  香港人,你從臺媒上看到支持香港“反送中”的聲音,其實只是臺獨與港獨的相濡以沫而已,臺灣人包含臺獨在內,就沒有真心關心香港死活的人。

  你們目前的亂局,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貧富差距下,年輕世代的迷惘與憤怒,他們只是想找到發洩的出口,但是,臺灣的亂局卻發生在貧富差距很小的後蔣時代。為什麼有這種差別呢?其主因就是臺獨很想獲取的普選制度。

  那個反對運動時代,在野者能實現奪權的唯一途徑,就是實現普選。講白了就是,普選制度最容易作弊。煽動民粹是作弊之濫觴,“兩顆子彈”則是結果,最後造就了本土政權通暢的貪腐模式。

  因此可以說,臺灣民眾是在生活條件高與收入相對平等的優渥環境裡,吃飽了撐著,貪食所謂“參政權利”而誤入了歧途。大家以為政治是依循自己的意志決定的,其實根本不是,在利益掛鉤的政媒環境下,人民的投票意志被看不見的手所遙控,而政客為重要的專長,就必須是“綁架群眾”。

  如果香港在沒有普選制度時,少數人都能以冠冕堂皇的話語輕易綁架多數人,有了普選還能維持穩定局面嗎?我以臺灣經驗打包票,這是百分百作死。普選絕無可能得出縮短貧富差距的結果,尤其是在濫用自由民主概念的人手上。那會是另一場階級分化的開始,只有各種形式的選舉樁腳能獲利,這群既得利益者會不斷推動對自己有利的政策,導致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裡。不看臺灣,看美國也能一目瞭然,看泰國也行。

  香港人可捫心自問,在中國城市裡,香港真的無可取代嗎?如果你年齡稍長應該瞭解,沒有什麼是無可取代的。貿易戰是最鮮明的範例,相爭之雙方,貿易到底誰靠誰,其實很難一刀切地判斷。但只要誰發動了攻擊,承受壓力的一方就會迅速規避風險,另尋替代方案,減少對攻擊者的依賴。

  請看清現實,沒有“中國要靠香港”這回事,這現象就算存在於一時,也非鐵律,套句你們香港人的名言,不作死就不會死。這次事件,根本沒有誰欺壓香港,糟蹋香港,那你們到底在反對什麼?

  想要西式自由民主?請別來臺灣,懷念被殖民的感覺?請移居英國,表面同情你們的英國人會接受嗎?也不必多,十萬人就好,英國絕不肯收香港難民,即便是大量的經濟移民。他們若接納了你們,還幹嘛脫歐呢?

  紙短情長,這封信給那些對社會運動產生狐疑的香港民眾,你們的直覺沒有錯,這就是作死。臺灣人已耽溺於怎麼想都有問題的“自由民主”太久了,要找禍首,也只能怪民眾自己當初沒有把狐疑展現為有力的行動,阻止悲劇愈演愈烈。

  那些狀似思想進步的公知啊,你們一般民眾要特別要留意,最黑暗的心,外表都是光鮮亮麗的。

  索性自己用功點,將臺灣現狀與30年前比較,從民眾福祉的角度審視,得出的答案才最可信。

  只有自己能救自己。

要聞回顧
    友情鏈接
5分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