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習近平戰“疫”重要時刻(2020-04-10 11:08:54)-教育部長確診 菲新冠肺炎病例達4228例 東南亞最高 (2020-04-10 01:12:27)-馬尼拉醫生為武漢“解封”鼓掌:中國抗疫成果,給我們帶來信心!(2020-04-10 01:10:08)-中國赴菲抗疫醫療專家組組長:菲對「聯防聯控」很有興趣 (2020-04-10 01:07:46)-樂觀情緒消散 財長:GDP成長最高是0%(2020-04-10 01:06:27)-中國“抖音”捐百萬美元給菲總醫院(2020-04-10 01:05:19)-菲華僑隱瞞回泉州行程將被依法處理(2020-04-10 01:04:28)-僑鄉泉州馳援海外助戰疫(2020-04-10 01:03:20)-杜特地:新冠肺炎危機可持續2年(2020-04-10 01:01:51)-中國大使館支持菲律賓地方政府和其他機構抗擊疫情(2020-04-09 11:34:55)-菲華救災基金抗疫委員會住院治療協調組24小時接診電話(2020-04-09 11:34:31)-中國抗疫醫療專家組將為在菲同胞展開三類服務(2020-04-09 11:33:36)-宿務太平洋航空4月15日至30日所有航班取消(2020-04-09 11:33:05)-福布斯:新冠肺炎使菲富豪財富大縮水近100億美元 陳永栽減27億 陳覺中家族減22億 施氏家族減21億 蔡啟文減15億(2020-04-09 04:13:25)-菲尚未達到新冠肺炎疫情高峰 (2020-04-09 04:12:56)-衛生部:菲本月中能知道是否將戰勝新冠肺炎(2020-04-09 04:12:32)-菲準備增加7000多張病床(2020-04-09 04:12:13)-政府將研究免除5月份水電費和房租合法性(2020-04-09 04:11:51)-菲252名醫護人員感染新冠肺炎 包括152名醫生(2020-04-09 04:11:22)-菲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增106例至3807例 死亡人數增5人達182人(2020-04-09 04:11:03)-國家精神健康中心50醫生被隔離(2020-04-09 04:10:42)-中國醫療專家組考察菲律賓熱帶醫學研究所交流檢測經驗(2020-04-09 04:10:08)-厘務局:抗擊疫情捐贈可從捐贈者總收入中扣除(2020-04-09 04:09:34)-僱主可推遲支付4月份假期工資(2020-04-09 04:09:14)-總統府:杜特地總統身體健康 將在馬尼拉度過聖周(2020-04-09 04:08:54)-巴西市170建築工上街乞討(2020-04-09 04:08:34)-教育部不確定學校是否能在6月開學(2020-04-09 04:08:11)-菲首顆微型衛星返回地球(2020-04-09 04:07:49)-馬尼拉市長保證公平分發1000元援助金給馬尼拉家庭(2020-04-09 04:07:20)-總統府:總統非淡化新冠肺炎威脅(2020-04-09 04:06:58)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 僑務資訊

人物志:印尼歸僑陶金漢:擊劍訴說愛國情

2019年09月17日 14:09 稿件來源:中國新聞網   【字體:↑大 ↓小

  (新中國70年)人物志:印尼歸僑陶金漢:擊劍訴說愛國情

  中新社北京9月17日電 題:印尼歸僑陶金漢:擊劍訴說愛國情

  作者 吳侃

  在北京一家擊劍俱樂部,陶金漢正在和小學員對練。84歲高齡的他精神矍鑠、身姿挺拔,不時停下來講解要領、手把手指導動作。

  作為新中國第一代擊劍人,陶金漢如今仍活躍在擊劍教學的一線,“我要教到提不動劍為止”。

  陶金漢1935年出生在印度尼西亞蘇拉威西島的一個華人家庭,從小跟隨父親學習武術和足球,培養了對體育的濃厚興趣。

  1949年新中國成立,陶金漢萌生了回國的想法。“聽說新中國成立了,我們當地華僑非常興奮,組織了很多慶祝活動,那時候就想盡快回去為祖國建設出力。”

  1953年,在父母的支持下,陶金漢和姐姐坐上了回中國的輪船。“我父母對中國感情也很深厚,臨行前父親說,你們先回去,等生活穩定了就把我們接回去。”

  陶金漢回到祖籍武漢念高中,并于1956年考入了北京體育學院,畢業后留校任教。回憶起第一次在訓練館里看到學生練擊劍的情境,他說:“我情不自禁拿起面罩往頭上戴,發現近視眼鏡不妨礙戴面罩,于是立即報名參加了學習班。暑假別人都回家了,我就自己對著靶子練。”

  經過刻苦的訓練,1957年,陶金漢獲得了中國“十七城市擊劍、技巧運動錦標賽”男子花劍冠軍。此后,中國擊劍史上的數個“第一”都與他有關。

  1966年11月,陶金漢代表中國擊劍隊參加在柬埔寨舉行的第一屆亞洲新興力量運動會,一舉拿下男子佩劍冠軍,這也是中國擊劍在國際賽事中獲得的第一枚金牌。

  1973年,陶金漢作為觀察團成員前往瑞典,促成了中國劍協加入國際擊劍聯合會。次年,中國擊劍隊首次參加世界擊劍錦標賽,陶金漢作為教練兼隊員參賽。

  “39歲的時候,國家體委考慮到我年齡大了,讓我別打比賽了。于是我掛劍,把工作重心轉向了擊劍教學和裁判工作。”1975年,40歲的陶金漢成為了中國第一批擊劍國際級裁判,曾在世界擊劍錦標賽、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全國大學生運動會等賽事中擔任裁判。

  當欒菊杰、仲滿、雷聲等一代又一代劍手在世界賽場上為中國爭金奪銀的時候,陶金漢等“新中國第一代擊劍人”已經逐漸退居幕后,在新中國擊劍史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退休之后,閑不住的陶金漢繼續擊劍推廣和教學工作。2004年,他在北京大學開設擊劍選修課,本來準備開兩個班,結果報名的學員太多,第二學期又加了兩個班。“那時候經常晚上十點多下課,但是教年輕人練劍我不覺得辛苦。”

  談起自己的學生,陶金漢驕傲地念出了一串名字,其中很多人在重要賽事中獲得過好成績,還有的在高校當擊劍老師。

  現在,陶金漢每個周末堅持去距家30公里遠的擊劍俱樂部教課。他說,擊劍這個運動太迷人了,一招一式之間不僅是技術體能的比拼,也是思維的較量。“我要盡全力普及擊劍,培養更多的擊劍人才,希望看到中國擊劍越來越好。”(完)

要聞回顧
    友情鏈接
5分钟时时彩走势图